受全球疫情影响,永生花逆市暴涨,国产货表现如何?

 http://lyj.hunan.gov.cn/ 时间:2021-12-13 20:15 【字体:

(中国花卉报)2020年以来,澳大利亚、英国、美国等欧美国家的鲜花运输受阻,永生花热度持续走高,成为花店业者、活动策划师、软装设计师的新选择。缅甸、越南、泰国等东南亚国家的消费需求同比增长了47%。外媒数据显示,永生花的搜索量提升90%至110%,货源采购、制作工艺、设计灵感排名靠前。从贸易数据来看,因疫情影响鲜花贸易逐渐从鲜切花转向人工花卉,其中,永生花销售量增幅达400%。

国产永生花经过近10年的发展,产业链条延伸扩张带动包装、物流、仓储等配套产业。中金企信国际咨询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永生花市场规模约在140亿元,近5年市场年增长率在7%至11%。即便如此,国产永生花难以摆脱大环境的束缚,产业升级、竞争加剧,行业洗牌之势日显,终端消费更为理性,市场发展乏力,永生花业者面临诸多困难。

国产永生花现状

国产永生花早年以信息不对等来获取中间差额利润,但随着市场价格逐渐透明,终端市场逐渐摸清了套路之后,前端生产者一旦缺乏创新机制,无力推陈出新,盈利点也随之消失。同时,永生花生产门槛低,缺乏行业标准,入局者甚多,竞争越发明显。“互联网+”的到来,虽改善了行业面貌,但仍未跳出礼品与节日的局限,难以实现高复购率,尤其是90后、00后消费能力的崛起,不满足于传统设计的他们对定制化、个性化设计提出了更高要求。

国内永生花品牌,以往多集中在云南宜良地区,后因土地政策转变,企业多迁至石林、玉溪片区,嵩明、姚安、晋宁也有分布。其中,年产量超过百万级的企业在10家左右,其他多为小型企业或家庭式小作坊。生产厂房平均面积在3000平方米,5000平方米算大厂标准。此外,部分永生花企业拥有自营种植基地,面积在3000平方米左右,因种植技术、设施成本等因素面积逐渐缩小,“种植也是技术活,先交学费再挣钱,即便是老牌企业也有翻车的时候”。

自疫情以来,永生花出口成本翻番。国际运费从18元/公斤暴涨至80元/公斤;出口规模也因航线调整、货舱减少,由每批5000支急速下降,甚至限量出口。另外,进口方面因劳动力不足,卸货速度大不如前,“海外亚马逊前置仓排队10至20天才入仓,南美港口、纽约港口情况更甚”。加上海外出口至国内的货物减少,导致机船空仓返回,出口运费翻番。

反观国内市场,随着Roseonly、野兽派等品牌推动,永生花销量持续走高,但新品牌的入局使得市场份额摊平,仅头部品牌可大幅获利。据悉,永生花利润值从往年30%的收益率,降低至20%,“遇到年节不好、货损严重的情况,基本上血本无归,不倒贴就很不错了”。

事实上,永生花订单存在较多弊端,一方面生产周期较长,需要先行垫付花材费用,导致生产者成本压力较大;另一方面则云南鲜花买卖多以口头形式达成,合同意识淡薄,货款积压、现金流停滞、债务人跑路等情况屡见不鲜。在此条件下,有实力的企业表示“优化库存结构”,而资金规模有限、对市场走势迷茫的企业直呼“不敢接单”。

目前,云南部分花卉产区对永生花生产提出扶持政策,但须符合生产要求规范。一是按照甲级标准修建厂房,阻燃耐燃时间达到4小时,配备消防池、泡沫灭火设施;二是生产排污参考工业排放要求。按此标准每平方米投入在2000元及以上。

永生花生产转型之困

随着行业竞争加剧,不少永生花企业走上转型之路,“标准化、设施化、智能化生产”是成熟品牌的转型目标,而低门槛、 收益较高是个别企业转型深加工的原因。

“原料缺乏”“涨声四起”已是当下的共识,原材料供货及价格不稳定,极大影响了永生花产业的发展。以玫瑰为例,‘黑魔术’是永生花生产最优选择,但产量小、收益低,农户种植意愿低,企业只能高价收购以保持续供应。

配花方面,2019年安娜绣球断货,2020年大量上市却鲜有人问;2020年木绣球滞销,今年种植量锐减,市场出现断货;2020年满天星赚得盆满钵满,今年门庭冷落,库存已出现褪色、发霉的情况。因此,部分永生花企业被迫投入种植,“因生产经验缺乏,产量并不理想,好一点的有半数符合加工标准,差的基本全军覆没”,后期生产再淘汰30%至40%,最终产出率远低于预期设想。

除了鲜花外,酒精、染剂、纸张也必不可少。由于全球性能源危机的出现,作为化工原料的原油、天然气以及煤炭,因全球市场供需缺口而水涨船高,间接推动甲醇、烯烃等重要基础化工品的价格不断上涨。同时,重度依赖海运的纸浆面临高额国际航运成本,由此直接影响了纸制品的生产。

另外,生产工艺与设计能力也面临挑战。相比进口永生花的机械化生产,国产永生花仍以人工经验、手感为主,色彩难以保持长期稳定。同时,国产永生花没有标准色卡,其命名也未参考PANTONE潘通国际色卡及CNCS国家色卡,多为自定义命名,出现了同色不同名的情况。对此,生产者表示“因消费者审美观念不同,颜色喜好偏差,色卡定制困难;另外,现有工艺难以支持色彩稳定,光照、温度、湿度、花材品质都影响着成品效果”。

在设计方面,生产质量良莠不齐,设计仰赖个人创作,或是流量IP形象的复刻变现,“版权侵权”却是潜在危机。然而,对于缺乏设计能力、版权意识淡漠的厂商而言,利益是更为优先的选择。同时,因制作技法欠缺、原料工艺不足,成品货不对板,严重影响了消费者的购买热情。

实际上,“国产永生花品质并不差,设计也在跨界创新,但缺乏推广与提升,不管是生产商还是资材商”。日本东京堂(资材商)设有独立区域展示原料与成品,安排设计师驻店指导,举办橱窗展示与体验活动,即使不能到店也可通过线上视频学习制作,尽一切可能提高民众参与度与审美力。

同时,国外市场常年举办展示会、分享会或订货会,以展代销、推荐新品与相关资材,给予最新的配色指导,“尝试将永生花用于生活、婚礼、家居布置,让原料进入家庭生活”。

此外,日本Florever永生花品牌每年举办永生花设计大赛,邀请全球设计者参与,不限风格、资历,展示永生花的多面性与创新力。即使在疫情期间仍然坚持线上举办,响应者不在少数。

自2020年以来,云南对排污、环评提出了高要求,不少企业只能退而求其次,搬迁至其他区域继续作业,但仍难避免严查的结果,部分业者产生了“离家出走”的心理,准备向越南、肯尼亚等国家搬迁。就长远发展,环境管控势在必行,日本对永生花生产的排污标准是必须达到可循环的基线,大地农园、Amorosa等品牌的企业排放标准远高于国家要求;哥伦比亚则与企业签订环卫协议,如果一旦发现违规操作导致环境污染,轻则警告改进,重则面临高额罚款。

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
< img src=""/>

受全球疫情影响,永生花逆市暴涨,国产货表现如何?

213139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