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陵纪检志愿者:“千年鸟道”的守望者

 http://lyj.hunan.gov.cn/ 时间:2018年10月11日 信息来源:

  每到春夏之交及秋冬之交,总有成千上万只迁徙的候鸟欢鸣着穿过湘赣边界罗霄山深处的湖南省炎陵县鹫峰牛头坳……此时鹫峰总活跃着一支由下村乡纪检干部组成的志愿者队伍为候鸟护航……他们说守护的不仅是美丽的天空,更是一种不能失去的文明!

  国庆期间,我们随炎陵县下村乡纪检书记欧阳锋、副书记黄小平等纪检干部组成的护鸟志愿者,攀到海拔1894米的牛头坳候鸟瞭望塔上。昨夜那场暴雨,把千仞壁立的鹫峰浇得湿透。从瞭望镜望去,半个月前天空群鸟呼啦啦地飞过“千年鸟道”的壮观不见了,仅有几只掉队的灰天鹅掠过天空……但曾遍布鹫峰的捕鸟大网也难觅踪影了。炎陵县野生动植物保护站站长刘小文自豪地说,随着纪检干部志愿者护鸟的力度加大,盗猎候鸟的现象越来越少了。

  失落的羽毛和鸟儿的哀鸣,留给大地沉重的诘问

  全球每年有数十亿只候鸟迁徙,在全球性的八条候鸟迁徙路线中,有三条途经中国,湖南省炎陵县鹫峰牛头凹便为中部路线。与江西省遂川县及郴州市桂东县、资兴县四县交界的牛头凹,位于三座海拔2000米以上的高山间,因其独特的地貌形成了一条宽约30公里、长约40公里的峡谷,候鸟正是利用峡谷上空强劲的气流飞跃隘口,踏上迁徙之路:每年4---5月份,数百万只鸿雁、白鹭、灰天鹅等候鸟从南方飞来,越过牛头坳去遥远的西伯利亚、蒙古高原生育繁殖;当年9-10月,它们又从北方飞来,越过牛头坳往南方过冬……千百年来生生不息,久而久之,牛头坳便形成了一条“千年鸟道”。可随之而来的是大批捕鸟者,他们张起大网,用火把、LED灯诱杀候鸟。捕鸟网由有弹性的尼龙细线织成,挂在竹竿或树枝上,周围放置了诱鸟器,候鸟一旦飞入就被细小的网眼缠住,难以逃脱……久而久之,“千年鸟道”反而成了众多候鸟的“不归路”!“候鸟的迁徙几乎就是一趟血色的征程,它们不仅要克服飞行疲劳、气候突变、天敌捕杀,还要面临盗猎者布下的‘天罗地网’。”刘小文说捕鸟者中有村民,更有职业捕鸟者。他们有的专门打灯,有人专门打枪,还有人拿着手电筒去找击落的鸟:“鸟儿飞得过这个山头,也飞不过那个山头,不在这个山谷打下来,就会在那个山谷打下来,第二天,鸟儿就会出现在县城菜市场或餐馆里。”一只野鸭收购价在200元到400元,更多的鸟被卖到外地。据统计,当地一年被捕获的候鸟甚至可高达100吨以上。盗猎者蹲守一夜,就可以获利数千元,而且销赃十分方便。

  不让鸟儿的歌声成为回忆,纪检志愿者接力守护“千年鸟道”

  “不能让鸟道变成屠场!2013年深秋,时任下村乡纪委书记的廖梅松在候鸟迁徙季的夜晚深入牛头坳,先后查处了五名参与盗猎候鸟的党员。湖南省林业部门为保护鸟类也发布了“禁捕令”,但现实中却存在着执法难的问题。鹫峰村纪检委员刘春龙曾担任过20年鹫峰村村主任,他告诉我们,牛头凹地处两省四县交界处的深山老林,各县市均有上山的路。且鸟群经过时大都是深夜,林业公安要上山去得花费巨大的人力物力,且打鸟人一见动静立马就可以弃鸟和工具而去,山区那么大,根本找不到人。2015年春天廖梅松因病辞世后接任下村乡纪委书记的欧阳锋接过廖梅松生前戴过的“护鸟志愿者”袖章,将下村乡各个村支委里的纪检委员组成了一支业余护鸟队。除了继续查处参与盗猎候鸟的党员干部,每当候鸟迁徙时,身穿迷彩服的队员们还利用双休日及夜晚赶赴牛头坳护鸟。巡逻时看到有灯火就要去查看,如果没有可疑情况,隔一两个小时也要去各个山头看一看。山上风很大,手机信号时有时无,偶尔会碰到野猪和蛇。遇见有鸟被网住立即解救下来,身体状况好的就地放飞。

  不过牛头坳的地形很复杂,捕鸟的灯光一般都装在人迹罕至的地方。“有次我们看灯光似乎就在眼前,兜转了半天却没找到。我们就在下山的路口蹲守,不信他们不下山。”蹲守到凌晨三四点钟,终于堵到了捕鸟的人。欧阳锋回忆,最近一次打击非法捕鸟行动是在2017年11月下旬。凌晨2点,他听到头上候鸟‘哇哇哇’地叫,“怪吓人的。”他循声搜去,发现有人用强光灯猎捕候鸟,立马打电话报警,并参与搜捕。“那晚下着小雨,最后抓获11名盗猎者,收缴候鸟900多只,当场放生。”遇见有鸟儿受伤不能飞翔的,志愿者们就带回林业救助站治疗,痊愈后再放飞!前年深秋的一个夜晚,欧阳锋等巡逻到一处悬崖边时,见一只疲惫不堪的禾花雀(黄胸鹀,濒危保护动物)正绝望的在捕鸟网上挣扎。它身长还不到20厘米,体重不过半斤,即便从雀的视角看,它还只是个半大孩子。它和同伴从遥远的蒙古高原飞到牛头坳,一路风尘仆仆,避开无数猛禽天敌,却还是落入了盗猎者之手。天亮后,它就会和其他落网的同伴一起,被送往农家乐、饭店,成为餐桌上的一道野味,而它对于南方温暖阳光的渴望,也会戛然而止!欧阳锋小心地把被受伤的禾花雀抱回宿舍抚养,捕小虫喂它。天性怕人的禾花雀像小猫一样偎在他身边。后来欧阳锋去救助站看它,禾花雀依旧认得他,扑腾着冲他鸣叫,眼神里充满温情。

  5年过去了,大雁飞去飞回!目睹纪检志愿者的辛劳,渐渐认识到打鸟违法的一些村民也放下鸟铳、捕鸟网加入护鸟队伍。队伍从13人扩大到36人,欧阳锋将人员分为4个组,每组巡护一周。虽然他们没有执法权,但可以清除鸟网、解救鸟类、收集证据并报警,至今已拆除了280张网,捣毁了160多个供捕鸟者蹲守潜伏的“猫耳洞”。 纪检志愿者们还在乡中小学开展以鸟类为主题的野生动植物保护科普法制讲座,通过学生向家长传递《野生动植物保护的公开信》。在纪检志愿者的建议下,当地政府在牛头坳峰顶上建了座瞭望塔,欧阳锋等志愿者从瞭望塔就能观察到候鸟迁徙情况及捕鸟者的大网和陷阱。但每当候鸟飞临牛头坳时,欧阳锋等纪检志愿者仍会赶赴“千年鸟道”……(炎陵县纪委监察委:罗建群 贺博远 华山)

X 关闭

湖南林业微博

湖南林业微信

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