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中 体现林业的担当和作为

 http://lyj.hunan.gov.cn/ 时间:2018年01月10日 信息来源:

  党的十九大作出了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重大决策部署,强调要“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按照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总要求,建立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加快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实施乡村乡村振兴战略,不仅是林业和林区发展的重大机遇,也是体现林业担当和作为的广阔舞台。

  一、充分认识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重大意义

  准确理解乡村振兴,首先应当对“乡村”的范畴和“振兴”的内涵有一个科学的把握。乡村,是城市以外的区域,包括广大农区、林区、牧区、沙区;振兴,既包括对乡村原来美好环境、纯朴民风等塌陷部分的恢复,也涵盖社会主义现代化新农村的重构。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虽然是作为“贯彻新发展理念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重要举措提出来的,但是,应当指乡村经济、政治、社会、文化、生态“五位一体”全面振兴。实施这一战略,具有重大的基础性、全局性、现实性、长远性意义。

  首先,是破解“三农”问题的关键举措。党的十九大指出,“三农”问题是关系国计民生的根本问题,必须始终把解决好“三农”问题作为全党工作的重中之重。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带领全国人民贯彻新发展理念,大力推动“三农”工作理论创新、实践创新、制度创新,农业农村发展取得历史性成就,发生了历史性变革。但是,由于城乡二元结构和工农业“剪刀差”等因素的长期影响,“三农”问题仍然根深蒂固,需要更高的认识,更多的力量,更大的投入,举全局之力攻坚克难,才能从根本上破解。实施乡村振兴战略,顺应了这一时代的需要,产业、生态、社会、文化、治理等方面综合施策,物质文明、精神文明、生态文明一起抓,通过进一步深化改革、加大投入、科技支撑、法治保障、文化引领,实现农业农村现代化,这无疑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做好“三农”工作的总抓手。

  其次,是实现社会现代化的必由之路。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推进,我国工业化、城镇化进程明显加快,但是我国作为传统的农业生产国,农业仍然是国民经济的基础产业,农村仍然是发展相对滞后的区域,农民仍然是低收入的群体。据全国第二次国土普查,城镇、工矿、交通用地仅占国土面积的3.8%,乡村占国土面积的90%以上。据全国第六次人口普查,居住在乡村的人口占全国总人口的50.32%。如期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并向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迈进,最艰巨最繁重的任务在农村,最广泛最深厚的基础在农村,最大的潜力和后劲也在农村。农业强不强、农村美不美、农民富不富,决定着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成色和社会主义现代化的质量。没有广大乡村的全面小康和现代化,就不可能有全国的全面小康和现代化。

  第三,是化解社会主要矛盾的必然要求。党的十九大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发为人们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的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我国城乡在发展面貌、发展基础、居民收入和公共服务均等化等方面存在的较大差距,正是我国发展不平衡性在产业结构、地域分布、社会群体上的集中体现。有人评价我国“城市像欧洲,乡村像非洲”,城乡差距可见一斑。实施乡村振兴战略,逐步消除城乡二元结构的影响,实现城乡融合发展、均衡发展,可以化解当今社会主要矛盾,促进区域协调发展和社会共同富裕。

  第四,是林业和林区发展面临的重大机遇。最近召开的中央农村工作会议进一步明确了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目标任务和基本原则,提出了明确要求,中央正在制定《关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意见》。可以预见,对此,各级党委政府的重视的程度、社会宣传动员的广度、公共财政和金融支持的力度、社会各界关注的热度将前所未有。林区是林业的资源所附,是林业的工作所依,是林业的根基所在。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林业一方面应当围绕中心,服务大局,勇于担当,多作贡献;另一方面,要抢抓机遇,争取支持,真抓实干,加快发展。

  二、高度重视林区在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中的重要地位

  林区包括国有林区和林业管理单位,是乡村的主要组成部分。国家在制定乡村振兴战略相关政策规划、谋划相关项目布局、安排相关投资计划时,不能忽视林区,应给予更多的重视和支持。

  第一,林区是乡村最为偏僻落后的短板。广大林区山高路远,要么位于高山之巅,要么地处偏远一偶,交通、通信、水电等基础设施相对薄弱,教育、文化、卫生等公共服务相对落后,受山洪、泥石流、干旱、冰雹、大风等自然灾害和野生动物损害影响相对严重。加上林区大多数又是老少边穷地区,发展基础较差。相对整个乡村来看,自然因素和历史原因叠加,导致林区发展更慢,林农收入更低。如借母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有12个自然村,没有学校、没有托儿所、没有环卫设施,没有公共班车、没有综合商店,林区群众2016年人均纯收入不到2500元。如果说农村穷,那林区更穷;如果说农民苦,那林农更苦。因此,迫切需要结合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对这一落后区域和弱势群体给予更多的关心支持。

  第二,林区是乡村的主要组成部分。我国林区面积广,体量大。林业部门管辖的林地、沙地、湿地面积占乡村总面积的55%以上。湖南省为南方集体林区,全境均属于“林区”范围,全省林业用地面积占国土面积的61.4%,51个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中48个是重点林区县,在林区生活和以林业生产经营为主业的人口约占全省农业人口的50%。林区是整个乡村的“大头”,没有林区的振兴,乡村振兴就无从谈起。因此,实施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应当像扶贫攻坚一样,把林区作为主战场。

  第三,林区为全社会做出了重大贡献。林区曾经按国家统配价格为经济建设、国防建设提供了大量生产木材和林副产品,做出过巨大贡献和牺牲。如今,林区又在为改善生态环境,保护生物多样性,建设生态文明提供生态产品和生态服务。但是,由于种种原因,其提供的生态产品和生态服务,全部或者部分没有得到社会的认同并按市场经济规律获得相应的回报,林业的简单再生产也难以为继。林区大多是老少边穷地区,让他们无偿或者廉价为全社会生态建设和保护埋单,既不公平,也不可持续。如永顺县是一个老少边穷地区,但生态环境非常好,森林覆盖率达到74.71%。2001年国家批准在此设立小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保护面积2.48万公顷,占国土面积的7.5%。每年保护区人员经费和正常运行经费支出至少需要200万元。按规定,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人员经费和运行费用应纳入省级财政预算,但这些开支一直由永顺县自行负担。这对相形见绌的县财政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因此,迫切需要结合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从根本上改变这种对林区“取多予少”的局面,给林区以休养生息的空间和时间,给林农以市场经济条件下公平的地位和待遇。

  第四,林区有被边缘化的趋势。近年来,国家出台了一系列促进农民增收致富的惠民政策。诸如种粮补贴、农机具补贴等惠农政策,林区群众因田地少、农机具少,难以享受政策红利。相反,由于粮食价格大幅上涨,反而加重了林农基本生活负担。特别是林区中的国有林场、自然保护区等条件更为艰苦,经济发展又受到生态保护的诸多约束。由于其有林业部门主管,所以容易被当地党委政府忽视,基础设施建设、社会公共服务、扶贫帮困等难以列入当地规划统筹考虑,正处在被边缘化的境地。根据2016年调查,湖南49个省级以上自然保护区内共有居民293044人,人均年纯收入为1570元,距离2800元的脱贫线,还差1230元。其中共有建档立卡贫困人口119727人,占总人口的40.85%。这种绝对贫困的局面,和林业主管部门“无能为力”和当地政府“无暇顾及”不无关系。因此,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应当将林区特别是国有林场、自然保护区等林业管理单位纳入其中,统筹考虑,整体推进,不能再让其成为“被遗忘的角落”。

  三、切实发挥林业在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中的重要作用

  林业工作的范围主要在乡村,服务的对象在主要乡村。不仅应当,而且可以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发挥重要作用。

  第一,建设发达的林业产业体系,促进乡村产业兴旺。森林是人类的摇篮,不仅为人类生存和发展提供了多种多样的原生态的产品,而且孕育了涵盖一、二、三次产业的林业产业。林业产业以森林资源培育利用为依托,在产生经济价值的同时,兼具固碳释氧、保持水土、美化环境、维护生物多样性等多种生态和社会功能,是绿色低碳环保产业。林业产业不仅具有传统优势、发展潜力,而且符合绿色发展的理念,应当成为实现乡村产业兴旺的首选领域。为此,要巩固提升植树造林、种苗花卉、经济林培育、家具制造、森林旅游等传统产业,大力发展林下经济、森林康养等新兴产业,着力培育森林碳汇、林权交易等新型业态,实现多栽树,不砍树,能致富。

  第二,建设完备的林业生态体系,实现乡村生态宜居。曾几何时,广阔的乡村是一片宁静、和谐、美丽的净土。随着工业化、城市化的推进,“看的见水,望得见山,记得住乡愁”,逐渐成了人们对过去乡村美好而朦胧的记忆。林业是生态建设的主体,打造生态宜居的乡村环境,林业肩负着重要使命。为此,要科学规划,大力推进植树造林、生态修复、资源保护,恢复再现乡村过去原生态的自然风貌。在此基础上,锦上添花,让广大乡村更生态宜居。要改善林种树种结构,整体提升森林生态系统的生态功能;广植彩叶树种,打造不同季节不同森林景观。要优化林木布局,重点推进乡村路边、水边、房边绿化美化;加快庭院林业建设,实现乡村庭院四季花果飘香。要打造生态特色,因地制宜,围绕一树、一果、一花、一草,做好“一地一品”特色文章,形成规模和品牌效应。

  第三,建设繁荣的生态文化体系,引领乡村乡风文明。务林人长期生活在穷山僻壤,锤炼了艰苦奋斗、吃苦耐劳的传统美德,植根于深山密林,陶冶了崇尚自然、保护自然的朴素情怀。这既是务林人的性格特质,也是乡风文明的重要内涵。为此,我们要大力加强生态文化建设,充分发掘、大力扶植、广泛宣传林业行业的先进典型,加强林业行业精神的提炼培育和宣传推广,讲好林业故事,传播林业声音,既要教育引导林区干部群众努力做乡风文明的践行者,又要不断丰富乡风文明的内涵,并为广大乡村乃至全社会树立榜样和标杆,用生态文化和林业行业精神影响人、教育人、塑造人,引领乡风文明建设。

  第四,深化林业改革和法治建设,推进乡村治理有效。林业生产周期长,林业生产关系和林业管理体制机制的调整,影响更远,难度更大。林区地广人稀,但森林、水利、矿产、土地等自然资源丰富,容易成为非法开采矿产资源、采挖砂石、生产违禁物品、捕猎野生动物、种植毒品等违法犯罪行为的天然庇护地。加上交通落后、信息闭塞,容易成为社会治理鞭长莫及的盲区死角。林区社会的治理应当是乡村治理的重点和难点。为此,要深化林权制度改革,实现“山定权、树定根、人定心”,进一步明确林区土地承包经营权,激活林区发展的内生动力。要大力推进林区承包地“三权”分置制度,完善森林资源抵押贷款制度,引导林业生产要素合理有序流动,实现林业适度规模经营。要完善森林资源保险制度,构建林区作物野生动物致害保险机制,降低林区群众因灾损失和风险。要健全以森林法为龙头的林业法制体系,充分发挥森林公安保卫森林资源安全、维护林区社会秩序稳定的职能作用,广泛深入开展普法教育,提高林区群众的法治素养。要结合森林防火等资源保护工作,加强林区“天网”工程建设,整合完善护林员队伍,提升林区社会治理能力。

  第五,广辟群众增收致富的渠道,助力乡村生活富裕。林业是林区群众收入的主要依托,也是乡村群众增收致富的重要渠道。为此,要深化林业改革,将森林资源变成可交换的资产、可流动的资金、可盈利的资本,增加乡村群众的财产性收益。要坚持减负让利,在确保国家相关林业税费政策法规落到实处的基础上,持之以恒抓“三乱”治理,切实减轻群众负担。要争取国家项目资金投入,进一步提高生态公益林补偿标准,积极探索国家出资赎买集体所有生态公益林的渠道和方式;延长退耕还林补助政策实施期限,让退耕群众持续增收收益;加大对造林绿化、生态修复、资源保护的资金投入,让群众通过劳务获取报酬。要加强科技信息服务,指导和帮助群众把握市场规律,提升产品品质,提高生产能力,畅通销售渠道,实现发家致富。

  作者系湖南省林业厅党组成员、副厅长 吴剑波

X 关闭

湖南林业微博

湖南林业微信

手机客户端